9th.

 

 

 

 

 

後來的我們_

 

2007年夏─

 

onni~妳覺得十年後、二十年後、三十年後的我們會怎樣呢?」林允兒仰望著繁星閃耀的夜空,期盼著她們的未來會和繁星一樣閃耀動人。

「嗯我也不曉得,但我想……」鄭秀妍轉頭看著林允兒,對方正好也望向她,她笑著牽住林允兒的手說:「我們會一直一直在一起的……

「嗯!」林允兒揚起有如盛開花朵般的燦爛笑容,那時候的她深信著他們會一直在彼此的身邊。

 

但未來的事情又有誰能夠料想的到呢……

 

 

 


 

 

 

2037年夏─

 

“滴滴──”原本正在花園裡悠哉澆花的林允兒,聽到手錶傳來訊息提醒聲,放下手中的水管,將訊息投射出來。

是金太妍傳來的聚會消息,這時林允兒才意識到一年又這麼過去了,一年一次的聚會又到來了。

雖然科技發達,讓大家隨時都能聯繫,但有時候面對面的交談,那種感受是不一樣的,是有溫度的。所以林允兒都會排除萬難去參加的,其他人也是如此。

林允兒一想到終於能夠再見到鄭秀妍,內心除了興奮之外,卻又感到失落。興奮可以見到朝思暮想的人,失落對方對她的態度淡漠且都沒有和她保持聯絡。

林允兒還記得第一次的聚會,大家喝最後大吵一架,然後就將心結解開,和好如初。

而那夜林允兒將壓抑已久的愛戀告訴鄭秀妍,儘管對方已結婚生子,但她還是想試一試。結果她得到的是溫柔的歉意,一切都太遲了。之後對方為了斷了她的念想,開始和她保持距離。

林允兒有時候很懊悔,為何自己要沉不住氣,打破原本平衡的關係呢。可有些情感一直壓抑在心底相當難受,但最後她還是失去了。可她有些不甘心,為何以前的自己這麼笨,明明可以感覺到心意相通,卻又不敢挑明。

每一次的練習到失控,都那麼的順其自然,但一覺醒來又回到正軌之上,彷彿那些熾熱的纏綿都只是一場夢。就這樣反覆直到分離,也沒有一個結果,然後就分道揚鑣。

或許她們不夠勇敢去面對那些流言蜚語,也不能破壞大家辛苦建立的成果。只是林允兒不懂,既然對方已經放下,而她卻繼續執著下去,不肯放下呢?只因她堅信著三十年前允諾下的承諾總有一天會實現嗎?

就算事實擺在眼前,人心總是會變,但她還是不肯放棄的等待著,難道她在等待奇蹟出現嗎?

 

 

 


 

 

 

赴約那天,林允兒穿著輕便的休閒服前往,大概又要被吐槽老大不小了,還在裝年輕。

當林允兒抵達目的地時,徐賢已經悠哉地坐在花園裡擺設的椅子上看書。「唷~小賢是打算再攻讀一個博士嘛?」林允兒不得不佩服徐賢,竟然用最快的速度讀完碩博士,不過對方也下了一番功夫才達成。

「允兒姐姐~我只是在增廣見聞,避免被小鬼頭們考倒。」徐賢原以為大學生們會成熟點,結果一堆古靈精怪的學生,老是問她奇怪的問題。不過最令她頭疼的大概是瘋狂的追求者吧,果然表面單身真的困擾很多啊!

「啊~那權呆子應該常常吃醋,因為有一堆小鮮肉追求她的戀人。」林允兒可是常常接收到權俞利的抱怨,聽久了也是會膩的。

「喂~沒禮貌的小鬼,要叫姐姐知不知道。」權俞利從屋裡走了出來,就聽到林允兒又亂喊她了。

「哎呀!我都幾歲了,還喊我小鬼!」林允兒不懂為何姐姐們還是愛喊她小鬼頭。

「因為妳還是很喜歡裝幼稚呀!」剛從大門進來的崔秀英,馬上替林允兒解惑。

「我這不是要逗樂大家才這樣的!」林允兒立刻自己辯白,她可是用心良苦啊!

「好啦!妳們就別再鬧允兒啦!否則她又要做特製壽司給大家吃啦!」隨後抵達的黃美英好心的提醒道,她們可是久久會被林允兒整一次,後來就學乖了,要林允兒先吃,確定沒問題後,大家才動筷。

不過還是有失策的時候,因為林演員有時會用演的,混淆視聽,結果常常把她們耍得團團轉,雖然有時候很怒,但一下子就被賣萌允逗得消氣了,這也算是她們碰面的樂趣之一。

「姐姐們都來啦!」一轉眼的工夫,所有人都到齊了,只剩那個人還沒出現。

「別看了,Jessica晚點才會到。」金太妍一眼就看穿林允兒的心思,很不客氣的挑明,反正大家早就知道了。

「我、我才沒有呢!」心虛的林允兒結巴的說,馬上就洩漏出自己的情緒。

大家笑而不語,讓林允兒馬上敗陣下來,垂著肩無奈的笑了。或許隨著年紀的增長,她反而越不會藏匿情緒,又或者說壓抑太久,終於不用再顧忌什麼,就不太想隱瞞吧!

「大家快進來吃飯吧!我又學了不少菜色呢!」開了好幾家餐廳的權俞利,做菜可是做出心得了,且燒了一手好菜,讓徐賢沒什麼機會大顯身手了。

在權俞利和徐賢的招呼下,大家進屋準備吃午餐。一群人還是老樣子的閒話家常。金太妍和黃美英一起經營了一間酒吧,想到就會唱幾首歌,由於是沒有固定的時間出現,客人為了一睹風采,有人幾乎天天報到,所以天天都高朋滿座。

崔秀英和李順圭合夥開了間民宿,生活充實又愜意,也交了不少世界各地的朋友。金孝淵開了間舞蹈教室,偶爾有空就去參加比賽,成績都很亮眼。而權俞利經營了好幾間的養生餐館,徐賢則是讀完博士後,就去大學教書。

至於林允兒管理了一間農場,算是想接近自然。那鄭秀妍呢?雖然已經退休,但有空閒就會接一些Case來做。

聚會的中途,門鈴響了,權俞利立刻去開門,果然是鄭秀妍。「Hi~權呆子~我來晚了!」鄭秀妍故作輕鬆的打招呼,只為了壓抑內心的激動,因為她終於又可以見到林允兒了。

「我說怎麼連妳也愛這樣喊我啊~」權俞利刻意提醒鄭秀妍和某人一樣,當初這兩人沒在一起太可惜了。只是不曉得林允兒知道鄭秀妍的秘密後,會有何感想。

「因為太習慣啦!」白了權俞利一眼,她怎會不曉得對方在暗示她什麼。

「嘖嘖~好啦!快去飯廳吧!不然東西都要被一掃而空啦!」權餘力招呼著鄭秀妍進屋,不曉得今天又要上演哪齣戲。

 

全員到齊後,餐桌更熱鬧了,也不管現在是正中午,酒也被拿出來喝。結果就是又有人開始發酒瘋,有的則是溜到房間避難,順便睡一下。

林允兒強打著精神走到其中一間客房,開門走了進去,卻發現裡面已經有人。當她要關門離開時,房間內的人喊住她:「允兒,可以聊聊嗎?」

林允兒停下了腳步,掙扎了一下才回過身說:「嗯~可以!」鄭秀妍的請求,她總是無法拒絕。

「這些年來,妳過得好嗎?」鄭秀妍從床上下來,她已經換上有些透視的薄紗,讓林允兒不敢直視。

「嗯還可以……」林允兒猜不透鄭秀妍到底想做什麼,她覺得空氣中瀰漫著誘惑的氣息,讓她有些暈眩。

「是嘛~」鄭秀妍走到林允兒的面前,雙手環住她的脖子,「要是我現在誘惑妳,妳忍的住嘛?」不知道是不是喝醉了,鄭秀妍終於想拋下一切,去正視自己的心。

onni…別這樣,妳已經結婚了,我不能破壞。」理智林允兒沒有失控,儘管內心不停咆嘯著。

「要是我告訴妳那是形婚,孩子是領養的,妳信嗎?」孩子長大了、懂事了,要父母們去追求他們各自的幸福,所以她今天剛辦好離婚手續,才會這麼晚到聚會。

「什、什麼!?」林允兒瞪大著雙眼,不敢置信,她有沒有聽錯?會不會是幻聽?

「我已經離婚了,就在今天,因為我想追求我一直不敢擁有的愛情和幸福,妳願意給我個機會追求妳嗎?」當一直壓抑在內心深處的話說出來後,鄭秀妍覺得內心舒坦了不少。

「為什麼妳這麼篤定我們心意相通呢?」林允兒有些不服氣,她有種自己一直被蒙在谷底的感覺。

「眼神吶~眼神最不會騙人的,一直有人在注視著自己,怎會感受不到呢。」從以前到現在,林允兒都是如此。以前她只能選擇忽略,現在她可以好好的去接受了。

「說的也是……」林允兒敗給自己的克制力,到頭來她總是忍不住的目光追隨著鄭秀妍。

「我只想問妳,準備好接受我的愛了嗎?是否要和我度過餘生呢?」鄭秀妍有些緊張,在林允兒還沒答應前,還不能鬆懈。

「這個嘛……」林允兒狡犵一笑,輕而易舉的將鄭秀妍攔腰抱起,果然獲得熟悉再不過的尖叫聲,「妳欺瞞我這麼久,是不是該好好的補償一下才行,嗯?」對方身材依舊姣好,只是太瘦了,看來要好的補一補才行。

Hing~我剛才的主動不就是為了補償妳嘛~」鄭秀妍覺得此刻真的太害羞了,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,她已經料想的到。

「哦~那等等要乖一點,躺著感夠我熾熱的愛吧!」將鄭秀妍放倒在床上,不給她開口的機會,棲身上去。

 

所有的情感,終能釋放出來。

 

 

 


 

 

 

「哎呀~這隔音太好了,都聽不到。」金太妍心想著這房子太高級,要偷聽太有難度了。

「我說姐姐們啊!小心被抓到,允兒姐姐不整倒我們怎行。」徐賢好心提醒,怎大家和以前一樣,老愛偷聽呢。

「說的也是,我們還是原地解散,擇日再來好好調侃一番,如何?」權俞利記得以前被整得慘兮兮的經驗,可不想再體會一次。

「妳們在做什麼啊?還不快點陪我繼續喝!」金孝淵扯著嗓門說,馬上把大家嚇得趕緊把人拉走。

 

當外面又回歸寧靜,林允兒抱著鄭秀妍笑著說:「阿~大家一點都沒變呢!」

「是啊~這樣的感覺真好~」在林允兒懷裡蹭了蹭,原以為不可能再擁有的幸福,得到後感覺很不真實,不過稍後會有人讓她好好感受一下這不是夢。

「嗯~還可以更好!」林允兒說完後,拉起被子將她和鄭秀妍蓋住,遮住羞人的畫面。

 

日後會被調侃到什麼程度,林允兒不想管,現在可是要把握時間,去感受等待已久的愛情吶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後來的我們_END.

 

 

 

 

 

雜記:

 

九周年──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夏眠犬.개 的頭像
夏眠犬.개

보고 싶어요.

夏眠犬.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