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  

晶晶啊~~~~~~~~~~

 

 

 

終於來到尾聲()

 

BE又不像BEEND()

 

總之……

 

IGAB(這也太跳痛########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橙色九月。_

 

 

 

 

23._

 

畢業、進入職場、認識對象、結婚、生子……

 

這樣的話題從秀晶大學畢業前就不停的環繞著,常常聽到叔叔阿姨舅舅姑姑…在說他們家的誰誰誰終於畢業了,去讀了哪間研究所,去哪兒高就了,或者論及婚嫁什麼的。

 

然後不知不覺中話題就會跑到她身上,總是問著她教男朋友沒?工作如何怎樣的之類的……

 

真的讓她感覺有些厭煩──

 

她突然很羨慕自家姐姐不用面對一大票親戚的問題轟炸,只是她怎能夠和她姐姐一樣那麼的無畏呢?

 

在她姐姐秀妍成年的那天,就招開家庭聚會,公開自己和允兒的關係,以及終身大事已定。說完後也不等大家的反應,就帥氣的拉著允兒,踩著豪邁的八字步離開包廂。

 

靜默片刻──

 

接著包廂就像炸開的鍋一發不可收拾。

 

譴責的、祝福的、不看好的、看好的……什麼都有。

 

當難聽的話語冒出,甚至越來越不堪入耳時,鄭大家長──鄭老爺子持著拐杖敲了敲地板示意大家安靜。

 

然後他說:「兒孫自有兒孫福,只要她們幸福就好了。」,頓了頓又說:「誰敢棒打鴛鴦,誰就是跟我作對!」語畢的同時,摸了摸白鬚鬚的鬍子,起身緩慢的離開包廂。

 

這時沒有人敢再多說一句反對的話,最有威嚴的人都支持了,他們哪敢亂來阿!外加後來秀妍證明了她和允兒在一起日子過的多好、多幸福,讓眾人逐漸都接受,原本反對的也開始祝福,甚至調侃何時結婚生個小麻煩出來讓大家玩玩。()

 

 

 

看著自家姐姐幸福的模樣,秀晶挺欣慰的,只是何時才能輪到她呢?而她又怎樣證明自己和那個人會幸福直到永遠呢?她真的能夠得到大家的祝福嗎?

 

說真的她不用想這麼多,因為八字有沒有一撇都還不曉得,甚至連那個人現在過的好不好完全不知道。

 

關於那個人的所有消息,有如斷了線般的無從得知──

 

那麼她還在堅持著什麼?憑著那微薄的回憶能夠支撐多久?即使曾經對那個人的愛意濃烈,現在是否隨著時間淡逝?

 

這都還很難說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24._

 

其實秀晶從未想過自己會有離開韓國的一天,離開這個熟悉的城市,去到自己沒有接觸過的陌生城市。

 

不過這樣對她來說是最好的選擇不是嗎?離開這個讓她傷神、佇足不前的城市──

 

 

 

一切都會好起來的。

 

這是她登機前,允兒姐姐摸摸她的頭,用著會溫暖人心的柔和語氣緩緩對她說。

 

然後她看到自家姐姐紅著眼眶不捨又吃醋的多變表情。

 

ㅋㅋㅋㅋㅋ……姐姐還真可愛──

 

原本感傷的氣氛也變得愉悅起來。

 

是阿…一切都會好起來的──

 

再見了,所有的過去。

 

她拖著行李箱,揮了揮手,朝著新的人生邁進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滴滴──”簡訊聲打斷了宋茜收拾東西的動作,她拿起手機一看,From:崔雪莉大朋友。

 

手指輕快的操作著手機,然後停頓。

 

久久無法回神──

 

簡訊內容只有短短幾字:『秀晶離開韓國了。』

 

 

 

 

 

當她回過神時,手已經撥出那通許久未撥打的號碼,她屏息將手機緩緩貼在耳邊。

 

“對不起─您撥的電話是空號……”

 

心頓時涼了一半。

 

連聲道別都沒有,就這樣離開了。

 

可她是不是遺忘了兩人已久久未聯絡吶──

 

拿著手機的手緩緩垂落在身側,呆愣在原地,連孩子的哭鬧聲都無法把她喚回神來。

 

一股龐大的失落感籠罩。

 

她該高興不是嗎?因為那孩子終於下定決心放下了不是嗎?

 

那此刻得難過是為了什麼呢?

 

她不懂了,也不想懂。

 

就讓這一切,這麼結束吧──

 

 

 

 

 

25._

 

再次回到這個生活二十餘年的城市,她鄭秀晶的心情會是如何呢?

 

是不一樣了吧……和當初離開時的心境完全不一樣了吧……

 

要不是她的好友崔雪莉即將步入禮堂,她也不會在短時間內回國,不過手指頭算一算,離開韓國也都五年多了。不短,但也不長,卻足夠讓人慢慢放下那些不敢言說的情感。或許是經歷過一段折磨的緩衝期,才讓她能夠在不短不長的時間內釋懷吧。

 

不過剛到國外時,日子也沒好過到哪裡去,總會被突如其來的思念淹沒,所以她選擇了大量的工作讓自己沒有多餘的時間去胡思亂想。

 

直到第三年的初秋,從天而降的上司開始一點一滴的改變她的生活。在上司還沒來上任之前,就有許多流言蜚語,例如是大老闆的女兒沒什麼能力,來了個空降部隊真是OOXX…。

 

對於這些,秀晶充耳不聞。與其跟著眾人道人家的不是,還不如多去蒐集資料拿下大CASE比較實際。

 

所以當秀晶又再次替公司接到新的大CASE時,那位剛上任不到一小時多的上司立刻招見她。

 

 

 

“叩叩──”敲了敲門板,等待裡面的人應答。

 

「請進。」隔著門傳出來的回應,讓秀晶愣了愣,很熟悉的聲音,卻想不起來是在哪聽過。

 

輕輕的扭動門把,用著不疾不徐的速度進入總監辦公室,「總監妳好──」微微欠個身,然後有如站軍姿的等待對方的下文。

 

那人輕巧的轉動旋轉椅,在秀晶驚訝的注目下開口道:「妳好…好久不見了……鄭秀晶小朋友……」語畢的同時,還調皮的眨了眨眼。

 

「诶…Fany姐…妳…不是……?」眼前的人讓她腦袋大當機,怎麼半個月前離職的超級好幫手小助理,轉身變成威嚴的總監上司,這……!?敢情當小助理是在觀察同仁們嗎?

 

「驚訝嗎?我可是下海來體會一下員工的心聲──」月牙彎的笑眼露出了她無限的好心情,只不過用字遣詞還是常讓秀晶覺得好笑又無奈。

 

「啊…真不習慣……」原本因緊張而緊繃的身體,放鬆了許多。

 

「不習慣也要習慣……」雙手拍了一下,「好啦…該談談正式囉……」伸手要秀晶拿出她準備好的資料。

 

「嗯……」走到辦公桌前,拿出資料袋裡的資料,侃侃而談。

 

公私分明。

 

這是黃美英最欣賞鄭秀晶的一點──

 

這個孩子要讓她不喜歡也挺難的,但前提是那工作過於狂熱的行為稍稍收斂點會更好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26._

 

之後的日子,秀晶和美英接觸的機會很多,常常一起加班、出差,只是下班總是美英先離開,秀晶還繼續在電腦前奮鬥。

 

對於秀晶這麼拼命工作不顧身體的行為,美英實在有點不喜歡。

 

直到秀晶第三次因過度疲勞吊點滴時,沉睡的小獅子暴怒了。

 

「鄭秀晶!從今天開始搬到我家住!」完全命令的口吻,絕對不能反抗、拒絕。

 

自知理虧的秀晶摸摸鼻子點頭表示她接受這件事,只是她不曉得在自己住進美英家裡的同時,心中的那個人正悄悄搬離,換了個新主人準備入住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和美英姐同居的日子,秀晶一點感覺不到自己很閒,明明工作量大幅減少了。只因美英姐三不五時拉她出去晃晃走走,出差的時候也帶她到處看看繞繞。

 

跟在美英姐身邊,秀晶感覺到無比的放鬆,想起那個人的次數也開始銳減。

 

她常常想起美英姐第一次拉著她走在異鄉的街道上,欣賞著人事物的一舉一動,去發現一堆新奇又有趣的事情。

 

然後在傍晚時分並肩站在河堤邊,輕聲的在她身邊說:「與其困住自己,不如放開心胸接受新事物,會讓妳有意外的收穫。」

 

看著美英姐微仰著頭,只是微微笑的摸摸她的頭,那溫柔的神情,讓她有些恍惚。

 

許多不敢回想的回憶片段,一股腦的在腦海裡浮現。那個人的一顰一笑,彷彿昨日剛見的一樣清晰,只是……那些記憶一直停留在學生時期,沒有前進的跡象。

 

她一直活在過去。

 

 

 

吶…是該放下了……因為那個人也不想看到自己這種半死不活的模樣吧──

 

不僅折磨了自己,也傷了別人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Fany姐…謝謝妳……」許久,秀晶才緩緩的吐出這句話,對著美英微微一笑,發自內心的微笑。

 

「謝什麼謝呢…笨蛋……」又拍了拍秀晶的頭幾下,才收回視線望向河面。

 

「呵呵……」傻笑了幾聲,用手摸了摸對方拍過地方,也跟著將視線放向遠處。

 

新的未知人生才剛要開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27._

 

「好久不見。」

 

「嗯─好久不見。」

 

誰都沒有想過會在這樣的情況下重逢,或者沒有想到還會再碰面。畢竟當一個有意躲著另一個人,要碰的機會幾乎是零。

 

「老師過得好嗎?」秀晶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能夠用著向老朋友問好的語氣說出這句話。

 

「嗯…還不錯…妳呢?」宋茜也不算說謊,她只是秀晶剛離開時生活有些難過,不過換了個環境,認識了許多朋友,生活漸漸地也過得挺有滋有味。

 

「挺好的。」能夠用著稀鬆平常語氣說,就代表她真的放下了、改變了。

 

原以為氣氛會尷尬至極,相處不自在,但話匣子一開,氣氛倒是挺熱絡的,連吐槽的話都說得很起勁。

 

好像回到了從前,只是沒有那些糾結困擾的心情,就像許久未見的老朋友話家常,且沒有任何的應付和虛假。

 

「秀晶要幸福唷──」感覺到背後有殺氣,嘖─還是改天再多聊點,免得被眼刀砍傷。()

 

「嗯─老師妳也是──」餘光看見那個心不在焉和自家姐姐談話的小獅子正散發著一種…呃…她晚上完了?嗚……

 

重點是她怎覺得好幾雙眼睛正瞪著她,唉呀呀─宋老師的魅力不減嘛──這麼多愛慕者虎視眈眈著,據說還征戰一年多還沒有人出線成功,真是太弱了。(居然)

 

不過有人是不是忘記以前自己可是灰頭土臉挫敗著。啊啊…那都過去別提別提啦……()

 

 

 

 

 

秀晶看著新娘捧花被高高拋起,呈拋物線往她這邊飛過來。

 

 

 

一陣輕柔的風徐徐吹拂而來,枯葉滿天飛揚。

 

捧花安穩的落在秀晶手中──

 

鼓譟聲響起。

 

 

 

又是一陣風到來,橙雪又再次降臨,而她聽見的不是嘆息聲,是那滿滿的祝福聲。

 

在這場屬於九月的雪之中,另一段愛情長跑即將展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橙色九月。_END.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Tiffany24  

妮妮~~~~~~~(居然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夏眠犬.개 的頭像
夏眠犬.개

보고 싶어요.

夏眠犬.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9) 人氣()